我们之间就像隔了一条星河。

发声。

今天哭得很厉害。
我在长长的河堤上走着,眼泪可以一直不停地流下来。北京的天今天很蓝,阳光和着干冷砸下来。
(小城的天空也是蓝的吗?)
我本来以为我已经将自己麻木到了一个平衡点,就是在江河里的鱼的泪珠不会被看见的那种。然而我悲哀地发现,历史和回忆作为触发点而言是埋伏在人生活的每个隙缝的。
如果我嗫嚅的双唇在那时发声,如今的一切是不是不覆存在,或是早已得到偿还?
我们会存在太多误会,而年幼的我恰巧天真地以为沉默是解决搁浅的最佳方法。我还能记得那些分歧在两方没有被统一的讯息与感受,以为我的力量不能消融这种逐渐淡漠的疏远。不明白我正处于一个过程而不是结果中,于是对阻止或推进的意识都十分淡泊。...

想你都想到要放弃了。

没有说出来的话是这个样子的。

我去好好学习了,白熊也要好好学习哦。

可是我们要做到多凑巧,才能只有一条河的距离。

要是我学习得很好很好,白熊也学习得很好很好,那我们的距离就跨过国和国,又是千山万水。

假如我们两个学习得都不错,我们之间有一条河的距离。

如果我们只有一个人学习得很好很好,另一个人学习得还不错,那么就跨过一个国的距离。

再者我们一个人学习得不好,一个人学习得很好很好或还不错,那么就是隔着一个洲的距离。

最后我们如果都学习得不好,那么还可以在彼此身边。

所以我跟你说我要去学习了的时候内心很纠结。白熊。


我知道我这样说很别扭,但是我们未来的距离就是在用现在来斤斤计...

虽然难受,但是请你忍耐,挺过去。这样才能拾起自信和勇气,像过去那样。

暑假要去北海道。最好能与白熊一起。嗯。

林中摄,

金秋微凉,

却不过与你一日,

共步园中的温暖。

现在是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一日,凌晨。像往常十几年中的的每一年一样,最亲爱的你,今年是二十一岁生日快乐。
见面才只是前两天的事情,你说你来北京散心,却总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。其实从故事和那个颇为可爱的姑娘本身我也能感觉到有些微妙,但是听了整个故事的原委,还是不免有些感慨。先是为你遇上这样的事情而心中焦灼,后来又不免叹息,我们走着走着就到了这样的岁月,遇到这样事情的岁月、的年纪。
我初遇见你时的模样现在还印在我脑海里,蓝色的门启一个缝隙,你向下俯望着五到六层的阶梯,少年六七岁的眉眼,笑起来轻轻淡淡的模样。真的一辈子也不会忘记。
正如你所说,人生能有几个十三年?在这个程度上,大概我只有你,你只有我。是别人如...

我遇到了一只白熊,是很傻,但又很正义的那种。
是因为校庆要搬一套桌椅,于是我搬着椅子跟在搬桌子的白熊后面。他说他也是这座城市的,语气里有些小小的骄傲。
他时常不会注意到我语气里小小的落寞,但是没关系,我自己和时间都能摆平这一切。
我遇到白熊的时候是我走到了节点,我可以感觉到青春被撕裂成两半,一半奔向万劫不复的洪川,指向许多灯红酒绿的堕流;一半正在驻足,带着天真的神情看向白熊所站立着的世界。
我和白熊都是那种和世界有些距离感的人,不联系是因为都有自己的生活,虽然总是我先忍不住想念。
我说,白熊,晚安。
他说,不好听的名字。带个哭脸。
我的心在悄悄说,你也该给我一个名字,而不是在人群里努力寻找我的身影。但我从来...

纵使我们所有的爱建立在充满偏见的荒礁上,纵使我们一度以为我们间的好感一旦消失了那便是永远消失了,爱几经辗转,还是会辗转到我们面前。
“I love him. We are so similar.”

Siouxsie:

Pride and Prejudice「傲慢与偏见」

Darcy: If your feelings are still what they were last April, tell me so at once. My affections and wishes have not changed. But one word from you will silence me...

不如肉:

陰霾惶惶,没遇上流星雨, 却看到了你眼中的银河,感动得有点儿想哭。城市和人或许都很容易改变,但苍穹,大地,山川,繁星,永远都在那里。


在川流不息的時光之中,唯有你的笑容,依舊神采飛揚。...


1 / 3

© 猫二星河 | Powered by LOFTER